只愿岁月静好,与君相伴到老

一个半月的家访

三宝一个半月了,今天一早区政府的健康服务人员就来我家看三宝了。两周前才刚去医院做的健康检查。来得是一位女性职员,还背了一大袋行李,打开一看竟然是用来给婴儿量体重的称。把三宝扒光只剩下尿布,呵呵都5020克了,她帮忙算了一下三宝每天体重增加36克,她说婴儿平均增长体重为每天25克,我的三宝养得很不错。然后光着膀子的宝宝被动动腿,动动手,还趴在沙发上使劲地抬头。她的结论是孩子非常健康,而且很聪明。聪明也能看得出啊,就从孩子的眼光,手脚动作和恩恩啊啊的几声?不过感觉日本政府的服务越来越好了。孩子体检完后,工作人员还与我们交流了一些家里的育儿情况,听说我产休完就要去大阪上班后,表示帮忙一起找保育园。以前那两个宝的时候还没有家访这回事。现在刚交了出生登记,就立即打电话来安排家访时间了。是不是最近虐待孩子的事情挺多的,所以政府部门只能挨家挨户地去关注每个孩子的成长。不过还得给赞一个。

晞宝满月了

晞宝终于满月喽,偶也可以走出去了。在家里被关了一个月真是闷死了,外面的阳光多灿烂啊,带着宝宝吹风去。满月宴吃的是回转寿司噢。

治病

坐月子,带孩子成了没日没夜的人。月子里的宝宝睡了吃,吃了睡,外加尿尿和拉便便。对她来说没有日夜的区别,对我来说可是一件痛苦的事,因为大白天实在是睡不着啊!
还有就是,从怀上三宝的元旦节开始,我就开始咳嗽。因为担心吃药对孩子有影响,所以一直没有吃药。总算把三宝生出来了,就去附近的医院看病。医生很负责,听说我咳了那么久就建议拍了两张胸透,没有发现肺炎。通过听趁,和检查喉咙发现是很严重的气管炎。为了尽快彻底地治好病,决定给宝宝停母乳一周,使用抗生素治疗。陪了五天的药,外加一个月的吸入剂。这一周宝宝靠奶粉过日子,不过药物的确有效,现在完全不咳嗽了。赞一个。
三宝回家后最是喜欢大姐姐

我的月子餐

婆婆从福州给我们寄来了邮包,有红糖,糯米粉,桂圆肉,黑木耳,肉松等等。挺感动的,也挺无奈的,因为即使有这些材料,我们都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因为前两个孩子都是我母亲从上海赶来给我做月子的,这次因为她要在上海给我弟弟带孩子没有来。所以可以说其实这次才是我们第一次做月子和带孩子。
不过老公很努力,会通过skype问他母亲,或者在网上查食谱。
结果我的月子餐就是糯米,红糖,红枣,红豆粥。一边红色的,老公说吃什么补什么,红色就是补血了。
然后又买了大鱼头,来个鱼头汤,第一天确实比较好吃,可是第二天太腥了难以下咽啊!大鱼头,这里一个才100日元不到,大概7人民币,东西非常新鲜价廉物美,若不是月子要补奶水,平时我们也不买着吃。
其次是排骨汤,很好的大排骨(日本国产肉,美国或澳洲进口的会更便宜),每100克100日元,也就是1 斤500日元,大约35元人民币,不知和国内价钱比怎么样。不过听说国内黄浦江死猪问题后,猪肉都跌了,这也是为了补奶水。
猪肝炒韭菜,这个是为了补铁和补血。猪肝那个便宜啊,100克60日元,1斤300日元,大约21元人民币。韭菜两把多重不知道,都是包装好的100日元,大约7元人民币。这个也是日本国内产的,最近从中国进口的生鲜除了大蒜和水煮的笋之外很少看见。
鸡汤,这个在日本的超市买不到整鸡,老公只能去池袋的中国人商店里买,那里有冷冻的老母鸡。国内因为禽流感听说都不卖鸡了,老板游说偶老公放心买,出口的鸡都是特别农户饲养的吃有机饲料经过漫长的成长阶段,每只都经过日本方面的检查的。即使这样的成本,每只冷冻鸡才卖250日元,约18元人民币。有时想想,对待国外的客户如此负责,如此大花手笔和精力,为什么就不能同样对待国内的客户呢?难道赚外汇和赚人民币有什么不同吗?

努力恢复体形

孩子出生前偶的体重60公斤,生完出院时57.65公斤。
现在开始进入努力恢复体形阶段。
国内做月子吃这个那个说要把身体补好。
个人觉得古老的月子经是基于食物品种较少,营养不均衡的时代。
然而现在人的营养和体质都已经非常好了,没有必要特别补充什么。
体形能不能恢复到原样,在月子中已经可以看出倪端。
当然最初的一周最好是躺在床上,第二周开始就应该有适当的室内活动。
可以试着做一下床上的体操。
今天是孩子出生后第19天,医院出来已经半月,体重减到54公斤,腹部已大致收缩。
在网上订了贝亲的产后收缩凝胶明天应该到。

2013-05-18-产房出来

抱了一会儿宝宝,护士就将她带到婴儿室去了,这是主治大夫已经做好了胎盘等的术后处理。因为局部麻醉所以没什么感觉。大夫说这次生产,完全是靠我自己的努力,没有侧切,前两个宝宝都有侧切。因为产道急速扩张,造成了撕裂,因此缝了两针,很快就会复原。因为仍有大出血的可能,因为给我挂子宫收缩和止血的点滴。大致在产房休息了两个多小时,助产士用热毛巾帮我搽了身体,换了自己的睡衣后,用轮椅送我去病室。到外面,发现老公,带着大宝和二宝已经来了,正在新生儿室的玻璃窗外看三宝呢。三宝被剥光了,放在温箱里,哇哇大哭。在外面是听不见声音的,可是她爸爸的表情真是痛苦,一直说”一定是饿了,怎么不喂她吃东西呢?“看样子再有知识的大男人也会有思想混乱的一面,哪有刚出生就喂奶的,宝宝第一口吃的应该是某种预防小儿麻痹症的糖浆。妈妈无语啊!

2013-05-18-下午

吃完午饭,大概是12点26分,忽然感觉肚子一阵一阵隐隐痛起来,潜意识里觉得这就是期盼已久的阵痛了。赶紧通过脸谱网站给老公留言。因为产院下午两点才可以开始探望,所以老公也只能给我加油的电邮。赶紧按铃叫来助产士,助产士仔细地帮我检查了一下,的确是要出产的征兆了。产道开到四公分,本来上位破水,现在低位也开始破水,但卵膜依然完好。按照一般的进行方式,产道开到十公分出产估计还要好几个小时。她让我在阵痛来时,通过控制呼吸来渡过,等平复时修养生息。于是按照她所教地尽量调节自己的呼吸频率,可是阵痛一阵紧于一阵,终于忍不住痛呼出声。下午1点多,产道开到六公分,助产士说可能还要一个多小时。可是感觉不是这样的,我对她疾呼“不对,不对,马上就要出来了,快让大夫来啊!”她愣了一下,干净呼叫我的主治大夫。后来想想日本的助产士还真听患者的话,让她叫大夫她就叫了。
阵痛测定仪器的数字,从最初的30跳到50,然后60,70,80 快速攀升。助产士也傻眼了,这数字的提升速度太快,我的呼吸开始迷乱起来。她赶紧用手帮我抵住产门,减缓痛楚。这是,主治大夫,带着另外一个助产士,小儿科的大夫都已经到场,所有手术灯打开。
下午1点23分,阵痛测定仪器的数字跳到100,仅仅20分钟产道从六公分开到了十公分。
我想用力快点结束这场生产,助产士大呼放松,放松,千万别用力。看见头了,看见小脸了,放松放松,肩膀就要出来了。时间似乎在这时停顿了,我听见了一声响亮的哭声。我的三宝终于平安地来到了这个世界上。
我从疼痛中清醒过来,问了主治大夫第一句话“医生,是不是催生剂太厉害了,会不会对宝宝有害啊?”他笑着答复道“十一点半才开始打的点滴,药效没有那么快。那是你自然地阵痛,是你用自己的力量生出来的孩子。现在儿科医生在给宝宝检查,等一下就给你抱。这是我这周接生到哭声最响亮的孩子。”
谢天谢地,宝宝健康就好,健康比什么都好。
助产士将清洗好的宝贝抱了过来,一个好小好小的女孩子,浑身的皮肤红红的,就象一只被剥了皮的小猴子。“真丑啊!”我心里不由念叨。不过想想,前两个刚生下来时也就是那样,算了算了,亲生的,母不嫌女丑嘛,先抱抱再说。

2013-05-18-上午

5月18日早晨八点护士送来早餐面包,牛奶,色拉,吃完后依然没有阵痛,产房里总算安静下来躺着又睡了。十点,我的主治大夫过来巡房,从破水起已经过了整整十五个小时,依然没有分娩的征兆,产道也只是开了三公分。主治大夫说这样在等下去会造成细菌感染的概率很大,而且如果羊水流光的话,产道会缺少润滑,造成孩子顺产的难度。所以主治大夫建议注射催生药物。关于催生药物,我和老公都在网上有过调查,如果使用不当很容易造成子宫破裂,大出血,也有可能会导致胎儿缺氧,产后感染,产道裂伤,胎儿宫内急性缺氧等。我将担心和主治大夫说了,大夫微笑道那是因为使用不当,比如一下子用了大剂量。如果有专门家使用是非常安全的,比如这家产院所使用的点滴都是电子控制计量的,因此只要在机器内指定点滴输出的计量就不会造成人工输液的手动计量无可控状况。和老公通了电话,决定接受大夫的建议,使用催生药物。
十一点,助产士和大夫准备好一切,我被推进了产房在腹部上安上阵痛测定仪器,然后先掉了一小袋抗生素后,十一点半开始打催生的点滴。打了点滴肚子里都是水,就想上厕所,每次助产士都仔细地帮我检查后,才扶着我去如厕。据说很多产妇想上厕所就是要分娩的前兆,难怪有婴儿诞生在厕所里的传说。

2013-05-17

5月14日的产检,回来有点见红,担心就要生了,14可不是一个好数字,怎么都要忍过这天。于是躺在床上静养。安全地度过了14,15,16日。看样子应该没有问题了,这三宝一定也能挨到预产日。于是偶开始大意了,是不是孕妇都特别嘴馋?17日下午突然非常想吃甜甜圈和芒果布丁牛奶,就带着大宝和二宝晃晃悠悠地出门去家附近的甜甜圈店解馋。吃完后,打电话给老公,说去附近超市购物,让他来帮忙提东西。不久我们购物好,回到家里。我就开始忙着做晚饭,做着做着感觉不对了,觉得有热热的东西流了出来。平时因为肚子大,宝宝压迫膀胱,时有打个喷嚏就会有尿漏出的感觉。可是这次是完全不一样的,是不是羊水破了,我开始担心起来。但是这种感觉又是断断续续的,似有若无。
因为前两个孩子都是先有阵痛然后在分娩时破水的,所以这次觉得有点迷茫。吃完晚饭,开始看妈妈学级的书,在前期破水篇找到了区分羊水和尿的办法。就是羊水是温热的,没有尿的氨臭味道,而是带有一点腥气。尿如果用力可以屏住,然而羊水即使用力也无济于事。基于这两点,我感觉到自己是破水了,虽然只是一点点,但是一破水,婴儿和外界就有了连接,而不是本来的无菌环境,很容易造成婴儿的细菌感染。
赶紧给预约好的产院打电话,医生让立即带着住院的行李去医院,如果确定是羊水破了的话必须立即住院,使用抗菌药以免婴儿感染。如果不是则可以回家待产。
于是关照好大宝和二宝,在家里洗完澡后到九点就自觉上床睡觉。老公提着行李扶着我出了家门。上两次的产院都离家挺近的,可以步行去。这次因为搬到老公学校附近,产院距离电车一站的路程,老公说打的过去。我说反正肚子不疼,也就一点点破水应该没有问题,所以还是坐电车吧。
到了医院后,验了尿,量了血压,称了体重,我的天啊!六十公斤了,极限啊!
然后进了分娩室,医生用试纸测出果然是破水了。羊水是呈碱性的,所以可以根据试纸的变色来测出。
老公签了入院承诺书,我在助产士的帮助下换好了衣服,开始打抗生素的点滴。
老公被医生赶回家了,因为事先没有预约陪产。绝对不让他看见自己难看的一面,那鲜血淋漓的场面,和自己声嘶力竭的丑态。前两个孩子也没有让他陪伴所以这次也不要。
老公无奈地回家了,毕竟还有两个孩子需要他的照顾。
好在我的IPHONE5可以自由上网大派用处。于是一边打点滴,一边和他聊天。
医生说在破水24个小时内就会有阵痛,由于今晚病房都住满了,所以吊完点滴后就安排住在了分娩室对面的待产室。
一夜无眠,这一夜一共有四个孩子在医院诞生,每隔一阵都会听见产妇地呼痛声和婴儿呱呱坠地的大哭声,心里的恐惧膨胀再膨胀,可是这一夜没有阵痛,没有任何预兆,羊水还是少量少量地在流出。
5月17日就这样过去了,迎来了5月18日的黎明。

2013-05-16

进入三十九周,分娩已在眼前,最近的产检,孩子已经有3300克了,完全超过了前两个孩子出生时的体重。有点害怕到了40周时不知成为怎样的巨型婴儿,头部已经完全在下面,B超的屏幕变得满满,再也拍摄不出完整的体态样貌。于是每天起床都会想,会不会是今天呢?期待和恐惧同时充斥在脑海,虽然已经有了两次的经验,可是每次依然都会象初次那样紧张。

略過工具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