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愿岁月静好,与君相伴到老

七月 2006每月彙整

与我共舞

在日本每年夏天都有一个盂兰盆节,这时公司会放一个星期左右的长假,离家在外工作的人会趁这个时期回故乡给祖先扫墓。夜里人们会穿着日本夏日的简单和服,围在一起跳盂兰盆舞,这成为了日本夏季的风物诗。我把昕昕背在胸前,带她第一次去跳盂兰盆舞,昕昕好兴奋一边跳还一边呀呀的叫。到了明年的这个时候她是不是也可以穿小和服了呢?

今天开始转正了

外婆回国了,作了十几天的实习妈妈,今天大白兔去学校了,剩下我和宝贝,可以说今天开始正式当妈妈了。要做所有妈妈要做的事,比如说给宝宝喂吃的东西,给宝宝换尿布,给宝宝洗澡还要陪宝宝玩不能让她不高兴。想想过去的六个月,我这个做妈妈的可真是幸福,除了喂奶别的都是外婆一手包。这回轮到自己了,忍不住要对宝贝说要多多包涵,高抬贵手!

外婆再见!

外婆在日本辛苦了半年,今天终于要回到自己上海的家里去了!虽然外婆在日本的日子老惦记着上海的舅舅,可是到了分手的时候,外婆还是伤心的哭了!毕竟昕昕宝从一出医院就是由外婆带的,从早到晚,一把屎一把尿!哎呀,我是不是写得太老套了?总而言之,外婆和昕昕的感情是很深很深的,不光是外婆,妈妈也很伤心,和外婆都生活了半年了嘛!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以前妈妈和外婆一起生活了二十六年,当时离开外婆来日本的时候妈妈可是一滴眼泪也没有掉过,想到要到外面去开创自己的世界了。可是现在见一次外婆就不愿和外婆分开,却又无奈于现实不得不去接受生离的痛楚。太伤感了,不写了!外婆再见!一路平安!

侥幸!安心!

趁着外婆还在日本的日子,今天带昕昕去医院打乙型肝炎的预防针。可是因为妈妈吃生鱼片的缘故,昕昕宝身上的小红点点还没有退,不知道能否接受注射。结果到了医生那里才被告知昕昕身上的小红点点根本就不是妈妈吃鱼吃出来的,而是所有婴儿都要生的急性发疹,据说起先要先发好几天高烧一直到疹子发出来以后烧才会退。怪不得前两天昕昕一直闹,外婆还说她是因为想起以前一直玩的小朋友太寂寞了不高兴的。我也以为宝贝是因为换了一个新环境的缘故,而且每天都给她量热度,最高时也不过37.3度。不知不觉中宝贝生完了有生以来的第一场病,今天还是不注射了,等宝贝身上的疹疹退了以后再说吧!看样子,我得多注意宝贝的健康了!

又挨训了

猫咪今天又挨训了,因为昨天晚上贪吃的猫咪多吃了生鱼片害的小宝贝今天全身都发了好多小红点点。外婆说昕昕对鱼过敏,明知这点作为妈妈的猫咪还躲不过美食的诱惑就太没有作妈妈的资格了。看样子猫咪得好好反省了!

心照不宣

今天是办公室的人给猫咪开送别会。什么送别会?只是休个育儿假,还是要回去干活的,又不是老死不相往来。说句大实话才不想跑那么老远的路去参加呢!饭席上虽然大家有说有笑,可是每个人都话中有话,真是累啊!看来我们中国人还是比较喜欢直接干脆那一种,在日本那么多年还是不习惯他们那虚伪的社交辞令。下次心照不宣的宴会可千万不要叫我!

烦躁烦躁

最讨厌去市役所办事,其实以前住在台东区时我从来都没有过这种想法。自从搬到琦玉县的川口市以后就开始讨厌去了。那个市役所从车站要走20分钟才能到,办一件事要排很长的队,每次去办事注定要用一个下午的时间。而且办事效率很低,经常出错,我已经有三次在坐电车时接到那里职员的电话让我下次再去时补办某某手续或订正什么。总算又做回都民了,不用再排队了,这点今天我已经证实,看样子都和县真的不一样!

美中不足

外婆对我们新的家很满意,房间很大说昕昕以后有充足的空间可以爬。周围的绿化和空气也都很满意,美中不足的是没有中国人。原来外婆在我们没有起床时早把小宝贝推到外面去逛过了,而且不止一次。让我在日本给外婆找个中国人太难了,只能让他美中不足了。

回味社会主义优越性

昨天搬家了,还好有公司里的同事来帮忙,否则不知道能不能准时还车。来来回回跑了四车,一直到早晨五点多才结束。和大白兔在乱七八糟的房间的地板上窝了两个多小时又出去还车了。大白兔说好久没有这么累过,想起以前在福州的国营企业搬货,猫咪说好久没有熬夜了,想起过去在上海的国营企业值班。我们这一代人还算是幸运的怎么说都在国营企业吃到过一口大锅饭,不知道我们的下一代还是否能品尝到我们社会主义的优越性。

任重而道远

看了这个题目一定会以为猫咪很伟大。其实解释起来很简单哦!这次搬家因为我们预约的太晚搬场公司没有车子了,为什么这么晚是因为我们想节约一下找个最便宜的搬场公司。结果只能自己搬了!任重啊!新的家离现在住的地方开车要花一个多小时,而且借的车子空间有限外加上我们两个业余选手不只要来回包几次,道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