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愿岁月静好,与君相伴到老

十一月 2006每月彙整

望眼欲穿

猫咪早晨到的北京,北京的天气冷得直打哆嗦,叫了一辆出租车到住宿的地方花了整整40分钟和48元钱,车堵得吓人。看了一圈还是觉得上海好,北京其实挺脏的,特别是火车站四周,就可以坦率地用脏乱差来形容。放了行李一个人孤单单的也无处可去索性坐机场巴士去机场等大白兔。到机场时是下午4点,大白兔的飞机要10点半才到呢!还好找到同一个会议来接参会者的大学生,可以聊天,否则非闷死我,可是爸爸的飞机又误点了11点多才到,真是望眼欲穿啊!

100个人100种命运

晚上坐7点多的火车去北京,今天上海的天气很冷而且下着绵绵的雨,离开上次去上海火车站不知道多少年了。虽然周围的一切都建设得很好,也不见当年沿路乞讨的人群。可是还是让我遇见了很不幸的一幕,一个看起来30多岁的妇女抱着一个小孩在隧道里面卖发票。小孩大概和昕昕差不多大,穿的也不错,那位母亲也长得斯文,怎么看都不像是干卖发票这种违法勾当的。不由心底一阵疼痛,这个被怀抱的孩子将来会干什么呢?即使卖发票可以腰缠万贯,可是这样的人生对他公平吗?每每看到和昕差不多大的孩子我就会动恻隐之心,虽然我母亲告诉我100个人有100种命运。

菜场?银行?

今天终于领略了上海人的有钱!去买去北京的火车票就先得去银行里取钱,银行在家附近的菜场旁边。路过菜场时人头济济,现在物质生活丰富了,家家有鱼有肉,以前菜场只有早晨4,5点才会热闹,大家凭票排队买肉。银行呢?和菜场一样,都排成一条龙了,为了取2000元钱,我排了2个多小时。不过还有点收获,排队的人50%是买基金和开股票户头的,大家有钱了就想那钱还能生钱,从包里拿出来用报纸包的钱,厚得我傻眼?哪是买基金啊,简直就是买白菜,集体排队买白菜!上到80的大爷下到10岁的孩童,全民炒股!与其说有金融头脑,不如说不务正业,想不劳而获。股市风云,现在是好,可是谁能保证永远好呢?当银行变成菜场的时候,就是我们所有社会学者该好好深思的时候了,准备好泡沫被戳破时该如何收场。

牵挂

坐在从日本飞往上海的飞机上,看着窗外厚厚的云层,已经记不清自己是第几次坐飞机飞这个航线了。25岁的时候第一次坐飞机,从上海飞往广岛,那时候母亲和弟弟还有一些亲戚朋友帮我提着大箱子去上海的虹桥机场送我,大家哭成一团仿佛我这辈子都不会回去一样。25岁的我满怀豪情壮志,畅想自己将在异国他乡的梦。那以后整整7年,每每回去无论是探亲或是工作,总觉得自己上海的家越来越让人眷恋。年纪大了,牵挂东西越来越多,前几年前挂着自己的母亲和刚成人不久的弟弟,现在牵挂日本家里的丈夫,和尚未满一岁的女儿。梦想让人勇往直前,牵挂是温暖的,让人渴求踏实。

爸爸的礼物

明天就要回上海了,今天是星期天大白兔带我出去大购物,怎想会有这么好的事,原来是给宝贝昕买礼物。先是衣服,小鞋又是尿布奶粉的,能想到的都买了。妈妈也顺便捡便宜,让爸爸买了一个小甲虫和手表和一双靴子作为礼物送给我。哈哈,大赚!

愛麗絲夢游仙境

小時候念過這本童話書,可是這麽大的自己今天要黨一次愛麗絲那就確實沒有想到過了。今天我去參觀了家附近的一個私立保育園,因爲我們打算明年四月把寶貝放到保育園裏去。想不到,私立的要比公立的漂亮多了,又有林閒小木屋,還有動物噴泉很多可愛的玩具。作爲媽媽的我可是大過了孩子癮了。

平日午餐

在平日和大白兔一起吃飯的機會并不多,以前公司還沒有搬到五反田在上野的時候,常常會趁中午休息的時間趕出去和大白兔共進午餐。今天去旅行公司拿好去上海的機票后,順便去爸爸的公司附近,一起吃了一頓無人打擾的平日午餐。不,是貓咪的貧日午餐。

穷乡僻壤

搬完新的家,才发现家附近只有一处很小的购物中心。所说现在有一种住在美丽岛国的生活概念,但是购物也成了一个大问题。休息天大白兔和我一起去寻找可购物的地方竟要走一站路左右。看样子现在住的地方不是高级居住区,就是穷乡僻壤了。

转眼间

突然有这个想法,是在看到同事小心的女儿怜奈以后。小怜奈出生才一个月,小脸红扑扑的好小好小。昕刚生出来的时候似乎也那么小,可是转眼间又会说又会爬了。婴儿的成长速度真是快得让人咋舌,可是她们每一天的成长都会让父母欣喜若狂。

忙忙碌碌小都民

每次搬家还有一件很让人头疼的事就是要去区役所报户口什么的。自从有了昕昕宝以后手续就变得特别复杂了,又要打预防针还有保险什么的,可把我们忙地头头转,可是一想到宝贝可爱的笑脸就什么烦累都烟消云散了。我们都是快快乐乐忙忙碌碌小都民,对我们来说我们的家就是快了天地。猫咪,大白兔再加上小昕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