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愿岁月静好,与君相伴到老

四月 2007每月彙整

有苗头了

有苗头了,是一句上海话,意思是好事将近,已经可以看出一点点预兆。而我所说的是我们家的菜园终于有苗苗长出来了,虽然只露了一个头,可是对我们播种人来说是多么高兴的一件事情啊!今天又除草浇水了,一边干一边想起小时候念的那首诗“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赞同!

为了爱

前两天在日记上抱怨大白兔不够爱我们,因为我和昕昕都病了就是传染不给爸爸。周五大白兔才从法国回家,一下子时差还倒不过来,加上休息可以白天睡觉,晚上活动。结果今天一早就发现大白兔被家里的病菌感染了,咳嗽,发烧,外加头疼。为了证明爱,要做那么大的牺牲可真不容易。

夜半敲门声

凌晨四点,不知是谁按响了我们家的门铃,朦朦胧胧从睡梦中睁开眼睛发现睡在身边的大白兔正在另一个房间写论文。大白兔去接了电话,才知道是楼上的人说让我们安静一点,可是我们家睡觉的睡觉,写作的写作根本没有一点声音啊!于是大白兔问对方,他所指的必须安静一点的声音到底是指什么是洗衣机的声音,或是洗澡的声音还是小孩的哭声,结果对方什么也没有回答就走了。楼上这户人家,一直半夜十一二点用洗衣机洗衣服,我去上班前忍不住向住宅的管理人反映了这个情况,管理人也去要求对方不要在深夜洗衣服。这种事还是我来日本第一次遇上,一般的日本人都是很遵守这些社会规则的。看样子凌晨的敲门声不是楼上人家的蓄意报复,就是他们家里闹鬼了。反正我们是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也不惊。

手机

大白兔送给我的手机坏了,昨天晚上明明充足了电放在包包里的,今天怎么也启动不了了。大白兔今天从法国回来,一到日本肯定会和我打电话的,可是我的手机?还好有MSN,大白兔一到家我们就联系上了。晚上回家后,昕昕缠着爸爸,我吵着要修手机害得还没有适应时差的爸爸晕头转向。最后才知到是手机不知什么原因没电了。

时差

日本和法国之间有时差,日本和中国之间也有时差。日本和中国之间的时差对我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可是日本和法国之间的时差让我感到了距离的无奈。每天能和大白兔交流的时间只有短短十几分钟。我们睡觉的时候,他们是下午。我们上午的时候他们是凌晨,而且我们两个又都要忙着工作。苦了小宝贝每天不下十次的问我爸爸呢?

糟糕透顶

从新回到工作岗位已经有一段日子了,可是至今还没有着手自己的工作,每天唯一干的事情就是找错。财务真是一件连续性很重要的工作,没有昨天,今天就不会发生,今天错了,明天就谈不上准确。现在的情况只有一个词可以说明,糟糕透顶。

单身妈妈

怀昕昕的时候,考虑过自己要不要做一个单身妈妈,根据自己儿时的经验认为小孩子如果有爸爸的话会更幸福一点。大白兔周一去了法国,我带着昕昕体验一下单身妈妈的生活。早晨7点起床叫醒还在做梦的宝贝,两个人穿衣刷牙洗脸吃早饭,然后送昕昕去保育园。中午休息买菜,下班赶回去接昕昕。煮饭,洗衣,喂饭,给昕昕洗澡,陪她玩,哄她睡觉。最伤心的就是昕昕会无数次的问我:爸爸呢?看来小孩子还是有父亲的好。

两只病猫

两只病猫,两只病猫,跑得快跑得快,一只在流鼻涕,一只在打喷嚏,真奇怪,真奇怪!一只是妈妈,一只是昕昕,下班了快赶去保育院把宝贝接去看医生。母女俩是互相传染,奇怪总是我们两个传来传去的,爸爸那么亲近从来也没有被感染过。看样子爸爸还不算爱我们!嘻嘻

错觉

和大白兔带着昕昕踏上了去寻找繁华商店街的路途—-在大岛附近。大白兔说大岛有一条很繁华的商店街比我们家这里热闹多了,周四我去踏了一次什么都没有发现,佳士客在距离3公里远的地方,中央银座萧条的不见人影。大白兔不信,今天又去看了一次,证明我没有错。于是大白兔说可能是西大岛,结果西大岛多了个有你苦劳和大野,还有一个188日元的拉面店。如果这算繁华的话!大白兔可能在描述的只是自己的错觉。

假日

这是今天和大白兔还有昕昕一起观看的电影的名字。女主演是凯特.温斯利,自从泰坦尼克以后,我就没有看过她主演的片子。故事叙述2个30多岁的独身事业女性在假日中互相交换自己的房子,而迎发的两段可以改变彼此人生的奇妙情事。没有多大的深刻含义,整个情节在轻松愉快地节奏中进行,结局也是大喜剧,大白兔比较欣赏这种爱情篇。对我来说,它的含义就是在生活遇到挫折情绪低落时,不妨给自己一段假期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渡过,期待不期而遇的东西—-可能还是有点危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