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愿岁月静好,与君相伴到老

五月 2007每月彙整

走向孤单

今天是公司里的同事小梁最后一天上班,明天开始公司就剩下寥寥几人,而且只有我一个女的了。中午请小梁在公司附近的法国餐厅吃了午饭,聊了好多事,时间过得真快,人生聚散无常。天黑了,忽然觉得好孤单好孤单,明天还要工作,面对一大堆空桌椅。

春眠不觉晓

早晨送猫咪去保育园以后,就急急忙忙去上班了,留下爸爸一个人继续大睡。9点多开始担心大白兔睡过头,想打个电话回去看看。又一想,反正昕昕已经送去了,爸爸一个人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于是继续忙自己手上的事。结果10点半大白兔忽然在网上叫我说刚刚才醒,现在赶去上班。真是春眠不觉晓,好像都快到夏天了。

新天方夜谈

傍晚时分,和几个人汇聚一室讨论公司的报表问题,忽被告知公司2年以后要上市,不由大吃一惊,认为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见有人讲故事了。公司弄到现在这个样子,我都没什么信心了,只是进自己的责任做好最后的收尾工作。虽然也听说过上市的事,但一直以为是上海的分公司在上海上市。可是,却说是在日本,头晕!

难,超难

给安排了一个非常艰巨的任务,要把公司的账本从2004年查到2007年的3月,本来以为多花的时间就可以完成。结果干了才知道,难啊!简直是超难,2006年1月前的东西做的顺顺利利,可是2月开始,简直就是在看天书,都不知道记账的人想在账本上表达什么思想感情!一整天什么事情都干不成,东西都堆积成山了。累啊

父唱女随

大白兔可真是个计算机迷,昨天回家刚告诉他第二人生的事,当天半夜大白兔就做了一个户头开始实践了。今天中午从学校里给他打电话,他竟然带着小昕昕在秋叶原大逛,电话里的小家伙还挺开心的样子。看样子这真是父唱女随了,一对电子宝货。哈哈

第二人生

对于这个标题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只是这两天老师在课堂上说的一个网络游戏。与别的网络游戏不同,它是在网络这个假想空间里,利用3d技术让利用着可以在那里平常现实生活中无法实现的事情。而且在游戏中获得的金钱还可以换成现实生活中的金钱,听起来真诱惑。回家一点要告诉大白兔,因为他也是个游戏迷。

网络法律

今天猫咪去大学上课了,内容是说网络法律,虽然是很新的领域,但是有关法律的还是不免枯燥了一些。如果换成大白兔的话,他一定会很高兴的。怎么说他都能算的上是一个网络专家,至少猫咪是这么认为的,觉得他懂得东西好多好多,好崇拜他。昕昕将来会不会也和妈妈一样崇拜爸爸呢,至少现在她特别听爸爸的话。

人生一台戏

公司要裁员的事,从我回到原来的工作岗位开始就知道了。但是今天被告知以后还是感到挺突然的,虽然被解雇的人的当中没有我的名字。毕竟公司红红火火了一阵子,来了好多人又走了好多人。有时觉得人生真的就象一台戏,随便走到哪里都有一幕新的开始,一幕旧的结束,每次都会有一种伤感久而不去。只有回到家里,看着心爱的宝贝和宽容的丈夫,我才会找到一份平静。

谁哄谁

早晨要送昕昕,晚上要接昕昕,上班又忙着出报表,忙着对应会计事务所,还要抽空复习功课,以应付下个月的3门考试。我的每天都过得忙忙碌碌,想晚上如果昕昕可以早点睡觉的话,我就有时间可以做一点自己的事情了。于是一过九点就把昕昕拉到床上哄她睡觉,哄着哄着不知怎么自己也睡着了,睁开眼睛已是早晨。大白兔说昕昕还在床上翻来滚去得时候,猫咪早就进入了梦乡。不觉惭愧,到底是谁在哄谁睡觉啊?

爸爸无罪

昕昕和妈妈都病了,猫咪和大白兔商量,猫咪提前一个小时上班,晚上就可以早点去保育园接昕昕,所以大白兔负责早晨把小宝贝送去保育园。结果今天我去接昕昕时,被老师叫住了,说昕昕的爸爸今天九点四十分才把昕昕送去,保育园的时间是九点半,超过九点半就作为缺课处理。为此爸爸还挨了老师的批评,不仅如此上班的迟到了。小宝贝晚睡晚起,可怜的爸爸不忍心叫起还在梦里的女儿,结果就遭到了如此的结果。看来还是得换妈妈接送了,否则爸爸就要更受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