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愿岁月静好,与君相伴到老

六月 2007每月彙整

收获

今天去保育园接了昕昕以后和爸爸一起去我们的农园浇水。空心菜长得挺大了,黄瓜到了可以吃的程度,摘了一大堆,向日奎有2米多高了。好开心,回家的时候,爸爸还给我卖了今年流行的泳装,真是收获一大堆,享用不尽阿!

无用功

今天忙着给股东大会做2007年的合并预算,面对一大堆毫无根据的杂乱数字,毫无头绪。打了几个电话给上海,对方也忙得很,不知从何入手。求人不如靠己,不吃不喝,总算在开会前做了出来,结果老总说今天不一定能用。既然是无用功为何不早说?胸闷

公司里的同事明天就是最后一个工作日了,大大的办公室将只剩下2-3个人,身为财务的我不得不兼任数职。今天忙着和营业的人搞交接还有公司里固定资产的盘点,还要为明天的股东大会准备数种材料。忙得晕头转向。

寻找万金油

公司里只剩下寥寥几人了,却把我忙得头头转,要办员工的退职手续,要做搬家的准备工作,即是财务,人事,总务,杂务。现在还被安排去接管营业部那里的事,头晕得很,怕接了那么多活结果连自己的本职都干不好。记得大白兔和我说过,他不愿意做万金油。万金油,有包治百病的意思,结果却什么都治不好。现在猫咪也不愿意做万金油。

事不关己

公司的第‘’次裁员的通知已经发出去了,今天几乎都没有看见有人在工作。无论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来到了我们的部门,我们的部门说来说去就我和监查役两个人,其实挺困惑的,大家都走光了,我们留着还能干什么呢?狡兔死,走狗烹,怎可抱着事不关己,几不关心的态度呢?

劳苦功高

上周五下午3点多,昕昕保育园的老师打手机告诉我,宝贝有38度的高烧,让家里人马上去接她。打电话给爸爸,爸爸提前下班去把昕昕接回家里静养。晚上我回家后,昕昕的情况一点都没有好转,而且心情也不好,只要稍微离开她一点,就会嚎啕大哭,让我们什么事情都做不成。周六爸爸在家里照看她,下课买了蛋糕回去慰问他们父女两,小家伙的情况好多了,还会对我笑呢。周日爸爸继续坚守岗位,我回去后昕昕看上去气色好多了。今天我下班去接昕昕时,连老师都说宝贝身体健康了,看来爸爸的静养疗法要比妈妈的医院疗法高明,爸爸真是劳苦功高阿!

标签

课间休息时,在走廊里透过玻璃窗看远处的树木,小时候老师告诉我一堂课下来一定要眺望远方的绿色,那样才能保持优良的视力。这10年几乎天天都面对着电脑屏幕,视力也从上学时候的2.0直线下降到0.8。即使是这样的视力都能发现许多不知名的目光朝自己看来,下意识的看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有没有穿反,好像一切都正常,奇怪。回教室后,坐在前面的同学,忽然拿来一本杂志,翻开一页指着一张相片对我说“是你吗?”凑进一看果然是自己,下面还大大写着我的名字,原来是短大毕业式时上台领奖的相片。恍然大悟,敢情无形中被贴上标签了,还有2年的大学生活,可得低调一点了。

以为一切都告一段落可以好好的认真上课,可没多久手机就可使震动了,而且整整都震动了5分钟。连坐在后排的同学都被震烦了,一看是公司里打来的,向老师示意了一下马上赶去教室外接电话。是老板打了的,问报表的事,要知道和一个一点都没有会计知识的人说会计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解释了大半天,对方还是没有搞懂,决定放弃—–头疼啊~

早出

有一件事情没有完成的话,就象有一块石头一直压在心里,虽然老板无可奈何得说算了算了,他自己来干。可是做会计的最难以容忍的就是出错的报表。晚上12点半才到的家,晚饭都省了,没有胃口。怎么说就睡不着,凌晨4点多就醒了,索性出门坐早班车去公司。6点多到了公司,8点半左右大功告成,可以安心得去上学渡过一个好周末了。

晚归

好久都没有工作到这么晚了,记得上次干活干到深夜11点半还是2004年4月,第一次在这个公司做决算报表的时候。今天下午顺顺利利地寄出了股东大会的通知以为可以好好放松一下,决算总算是告一段落了。就被通知做2007年4月-9月的损益计算,其中4-5月必须是实绩,6-9月是预算,而且要在明天下午2点前交差。恰好明天我要上学,所以只能在今天赶了,通知了爸爸去保育园接昕昕,虽说对得起公司,却觉得疏忽了家人。晚归的心情,几乎都是对家人的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