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愿岁月静好,与君相伴到老

8 月 2007每月彙整

无人阅读的电邮

话说28日给加贺电子寄了货,本来以为上面的人都谈妥了,小人只负责托运的,结果29日对方来了一份投诉的电邮。说为什么不事先联系,还有数目不对。给对方的物流部打电话确认了,对方少数了一箱数量正好,又把东西的一览表用电邮发给了对方的管理人顺便CC给了诸位领导。事隔两天,今天领导又打电话,又发电邮来大说两天前的事,我呸,你有没有看电邮阿?信好另外一位领导有看,出来说了一句公道话。这个世界当官就了不起了吗?没人格,没良知,外加一句不知廉耻!看这份电邮,你是收的到还是收不到。

体感

一直以为自己健康的很,工作再多只要是8个小时以内能完成的都没有事。可是毕竟年龄过了30,体力也大不如前了,虽然不服输,可是身体的感觉是很直接的。开始没有胃口了,看见油油的菜就没有食欲,回家见到床就像往上面躺。忙完了一天的事,电脑都不愿意打开,结果这几晚比昕昕睡得还早。

象妈妈的小猫

昕昕吃完饭,害怕妈妈又喂她吃,把盘子推到一边,结果被爸爸说了不可以。小脑袋一下子就低下来了,妈妈看,宝贝的眼睛变得红红的,有眼泪在里面打转。才一岁半的孩子就知道什么是受委屈了。妈妈赶紧把宝贝抱到阳台上看下雨,看她似乎平静下来以后,才又回房间。可是宝贝一看见爸爸的脸,又开始了,这回忍不住哭出声音来了。爸爸马上赶去抱着安慰小咪咪,总算由哭转笑。觉得怎么昕昕好像妈妈小时候,最喜欢和最怕的人都是爸爸。

失礼失礼

今天是要去社宅送货物的,穿了比较容易运动的衣服去公司。早晨在公司里开完会,就赶着往社宅去,天很热,中午饭是柠檬茶外加三明治,草草了事后立即投入热烈的工作。忽然收到手机呼叫,老板要求回公司后马上去客户那里,怎么都推辞不了。回到公司让他看我的一身打扮,这样去别人公司,不是太失礼了吗?老板说很好绝对没问题,只能硬着头皮上,可心里总是怪怪的感觉。

冤大头

今天又赶去新小岩的社宅清点货物。这批货是加贺电子从去年就存放在我们公司的,一共有397台,当初的营业负责人更本就没有清点就草草入库了。现在人家要要回货物了,只能由我这个冤大头来干。今天点完了所有的货发现少了14台,只能向上级汇报,还好对放同意我们以货抵货,否则我们可要亏到了。忙啊!

自家泳池

昕昕早晨7点多就起床了,妈妈想带她去有泳池的公园,或者再去海边玩。大白兔反对,又累又远,太阳当头,小心中暑。怎么办?建个自家泳池吧,把昕昕的洗澡盆放在阳台上,端满水,又放好多玩具在里面。果然小家伙开心的玩了起来。看来21世纪,自给自足还是必须的。

剧烈运动

昕昕老是说要去看海,今天爸爸提议骑自行车带着宝贝去葛西临海公园玩,因为从地图上看好像很近的样子。3点50分从家里出门,沿着荒川骑到葛西桥,再到大路果然能看到公园的标志大观览车,可是此后不知骑了多久,到公园的时候都5点多了。今天风很大浪也大,宝贝都不肯下海去玩,5点半左右工作人员就开始往园外赶鸭子了。白走了一次。回家往环七骑,想顺路吃顿饭,结果进了一家高价餐馆,让大白兔大大破费。到家时8点半,腰酸背疼,昕昕还不肯乖乖睡觉。

老店新菜

公司附近一直去吃的中国菜馆今天厨师去医院休业。稍微走远点,到了一家自称为本帮上海菜的小锦江饭店,看样子已经开张好久的饭馆,里面也是人头济济。我这个上海人到要品品什么叫本帮上海菜。叫了一盘木须肉,算不算上海菜就不知道了,至少我在上海的时候没有吃过。上菜了,四只黑木耳外加一大盘鸡蛋,检了半天没看见有一块肉。晕倒,提问老板娘,肉呢?老板娘跑去问大厨,厨师说不就是木耳炒蛋吗?哪来肉,一直这么炒的。黑啊!指着菜单问上面写的是什么?没办法大厨重炒了一份有肉的。周围点一样菜的人,开始用筷子播盘子了,但是到我走出饭店为止都没有一个人提出意见。不由佩服日本人的老实来,也不由佩服店里欺负老实人的风气来!

嘘嘘

最近都在训练小昕昕上厕所,每次给外婆打电话,外婆就会问猫咪昕昕会不会上厕所了吗。在中国小孩都穿开裆裤所以很多小孩会开始走路了,也就开始上厕所了。在日本很多孩子到了3岁还在用尿布,昕昕都一岁半了,所以外婆挺着急的。猫咪和大白兔都以为那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智力的开发。现在昕昕每天都看较上厕所的录像,而且今天爸爸一早带她去厕所,宝贝真的嘘嘘出来了,爸爸妈妈大拍手。

中国人最了解中国人

被上海海关扣了一个多月的货物时时刻刻牵动着我脆弱的心脏。好不容易上个星期一盼来了,货物回归日本的消息,总算松了一口气谁知道第二天运送公司来电话说中国海关又把货物要回去了,说那笔货是查扣的。价值500万日元的机器啊,不由猫咪冷汗直冒。经过猫咪的分析认为海关没有正当理由扣留我们的货物,因为我们不属于走私而且有足够的理由要就返回货物。那海关的目的又是什么呢?与我们公司无怨无仇没必要为难我们,到目前为止这笔货物的处理都是由运送公司的一班工作人员来处理的。莫非海关人员的目的是想要求和运送公司最上层的人对话,来个下马威,让运送公司的人员以后老老实实办事。于是把自己的想法,和如何对处海关的建议和运送公司的日本负责人深刻交流了一下。今天运送公司人员给我电话,告诉我在上海的上层人士相互交流下,海关当天就下了放行的许可,日本人员对此惊讶不已。这就是中国人的办事态度,看样子中国人还是最了解中国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