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愿岁月静好,与君相伴到老

十一月 2008每月彙整

喉咙哑了

忙里忙外,大白兔不在的日子,公司和家里两顾,昨天日本来监督工作的人来了。晚上7点多到的,安排住宿什么的。可怜的昕昕被我抛在家里大哭了一场。谈了很多公司里的事,回到家已经10点多了,才发现自己喉咙都哑了,讨厌自己—工作狂!!

必须要学习了

一直以为日本人来中国可以免签停留30天,今天正好有个日本人来公司管理工作,觉得他的机票奇怪,急急忙忙让大白兔打电话去在日本的旅行公司的朋友那里问。才被告知只能停留15天,晕,知道得太晚没有补救的方法了。自己的想当然无了很多大事,所以必须要好好学习,做什么都要调查一下。

虚惊一场

昨天晚上李阿姨走了以后,我带两个宝贝睡觉,可怜的小小一会儿哭一会儿哭,不知道为什么。整个晚上只能用被子裹着她抱着,担心晓晓的哭声惊醒熟睡的昕昕。觉得她有点热,赶快使用冰宝宝。今天小杨也说宝贝好像有点发烧,赶紧打电话给娟姑姑问用什么药。然后出去买了体温计和药。回来一量连37度都没有,才放下心来,真是虚惊一场。

爸爸的旅行箱

大白兔今天又要提着旅行箱离开了,这次是要通过香港返回日本。每个月,大白兔都会带着空空的旅行箱离开福州,在日本过一周后带着满满两箱的行李回到中国。让我有种似乎我们全家要永远离开日本的感觉。福州对大白兔来说固然好,可能比日本好多了。但是对我来说只有比日本差,在这里除了大白兔以外就没有可以谈笑无忌得亲友了。如果能和孩子们缩小变成爸爸的行李就好了。

全家福

今天一家人去米兰春天拍全家福的像片。好开心!可惜没有合适晓晓得衣服,昕昕的衣服我也不是怎么喜欢。不过我们大人的服装还是可以的。昕昕自从拍了几次相片以后就很会摆姿势了,象个小明星,让我乐不可支,晓晓呢,傻傻的,不该是我昨天晚上把她从床上摔下来摔傻了吧。真是心有余悸。

重新开工

8月8日和奥运会同时开幕的我家装修工程,经过了3个月终于开始重新开工了。因为水电请了别的师傅来做,所以装修公司很是不满,把竣工期推迟了2个月,胸闷啊!装修工程坎坎坷坷,但愿以后不要有什么事了,可以顺顺利利的进行。

远方来客

在福州很少看见有上海人,更难见到上海的朋友。今早上海分公司的朋友,忽然在网上叫我,问了一下竟然也在福州。于是越好了中午时间面。与友人上次见面还是和大白兔去上海结婚的时候,转眼3年了。3年里我们都有了很多变化,只是亲切感亦然。可惜友人是出差来榕,只能匆匆闲聊几句。不过远方来客的确让我感动。

三分钟热情

前一阵福州在忙着争取作文明城市,到处都可以看到维持交通秩序的警察和志愿者的身影,看似很努力很积极。不过这两天就再也看不见了,是已经评上了呢?还是上面检查的人已经走了。依然是车辆横行的街头,在日本住惯了,习惯了车让人,回到中国必须习惯人让车。我们的孩子看着长辈的身影,成长,然后再把恶习交给下一代。到底什么时候我们的全民素质会有所提升呢?郁闷

居委会的阿姨

儿时的记忆,居委会的阿姨是略微显胖的和蔼老太太,走东巷串西巷,东家长西家短。而今天福州的居委会阿姨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彻底改写了这个名字的概念。她们穿着入时,年龄在30-40岁左右,化装手法比较夸张—艳丽可人。更重要的她们拿着统计局的调查纸要求纳税人马上填写,立即盖章。气势如雷,晕!看来现在处于社会最低级的就是纳税人了,混口饭吃不容易啊。一天能遇见10个生人,竟然当中有6个是当官的无论大小。

我的网页

隔了3个月,我的网页终于可以在中国编写了。有点头痛,因为要补写三个多月的内容,就象欠债要还一样。不过想一想,这是属于自己的记忆就会全身涌出无限力量。加油!猫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