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愿岁月静好,与君相伴到老

一月 2010每月彙整

一个要求

昨晚任性没去他妈家吃饭,一个人去跑意大利餐厅了。喝着暖暖的红茶,听着悠扬的乐曲,此时的心里是平静的,很少很少的一个人的时间。回顾这一年半,我的博客早已断断续续,不像那个以前热爱生活的我。这个博客是他特地给我做的,从2005年起几乎一天都没有间断过,甚至在医院生孩子都记得要补上。这一年半,除了装修以外,除了工作以外,除了带孩子以外,到底是快乐多还是悲伤多呢?自己都搞不清,有人说生活就是这样的。可是我以前的生活不是这样的,当然也有低落伤心的时候,但是我从没有否定过长达一年半时间的生活。晚上回家,四国大战,我找不到好的方法解决。他的要求很简单,让我和她妈和好,就当什么没发生过。他还是认为那只是一碗粥的事,我说的很明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他让我举例我说了,他说为什么当时不和他说呢,我说有些事你都在场你一句都不帮我说,我的感觉就是你让我忍,所以我忍了。他说没这个事,我不怪他,他的情商永远是后知后觉然后迅速遗忘的。我说我可以去你妈家吃饭,可以当作什么事都没有,但我有一个要求,就是你妈从现在起不要再骂我了,否则下次不是这样好解决的。他沉默了,他说做不到。奇怪吗?他连一句和他妈说以后不要再骂媳妇的勇气都没有,只是一味要求我妥协。我生来就得挨他妈骂吗?我说如果这点办不到,我岂非送上门去挨骂,自取其辱。他说我们是一家人,既然是一家人为什么不保护我呢,为什么连一句不要再骂我媳妇都说不出呢。一对一个星期,几个星期都不见面的婆媳,为什么80%的时间都是以婆婆训斥,媳妇装傻来结束呢?这样的家庭是病态的,生活在这样的家庭里如果不反抗也是病态的感染者。这不适合我,因为过去的30多年我没有这种病,我周围的人也没有。我的大白兔不在了,如果有天能够回到那段相依为命的日子,我会很开心地再找回那只快乐的小猫咪。

外人

什么是外人,今天才算真正领教到这个词的意思。一直以来,我以为结婚不仅仅是两个人的事情,是两个家庭有了姻亲关系。你的父母成为你配偶者的父母,你配偶者的父母成为你的父母。今天是1月3日2010年新年的第三天。我在家里准备了丰盛的酒菜,招待了他的父亲,2个妹妹,2个妹夫,他们的孩子,以及大妹妹的公公和婆婆。大家都很开心,我也特别高兴,虽然家里被弄脏了,要洗得脏玩碟到处都是,但是我还是开心,或许是上海人比较喜欢爱热闹的天性,我在这座城市里没有亲人,所以他的亲人也就是我的亲人。下午我们又一起出去采了草莓,觉得好开心阿。可是所有的快乐因为一顿晚餐而荡然无存了。他说要去他妈妈家吃晚饭,小妹妹一家也去。开饭了,所有人面前都有一碗粥(他们那和上海不一样,喜欢吃粥)唯独我和他母亲面前没有。我想他妈妈一定是太忙,少盛了,我就进厨房找碗盛粥,她妈问我找什么呢?我说您漏盛了两碗,我找碗盛呢。她妈说,今天锅小人多,没粥了你就和我一起吃水饺吧,我说那好吧。其实我这个人吃什么都无所谓的,人多了没粥了什么都行。不一会儿,他的大妹妹来了,他妈马上让她坐好,不到一分钟就端出一碗盛得满满的热腾腾的粥放在他大妹妹面前。然后指着那一盘烂烂的水饺对我说,你吃啊你吃啊,你不是说要我一起吃水饺的吗?我呸,这话都能倒过来说。不是我小气,一碗粥而已。可是看看两个女儿,女婿,孙女,外孙女,后来的人都有,我就没有。粥好吃呢?还是饺子好吃呢?这个不是最重要的。只是从小小的一件事可以看出,对这个家庭来说,我是一个外人。不过还好,我也有家里人。看来以后一定要善待自己的家里人,因为无论什么时候,家里人才是我和血脉相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