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愿岁月静好,与君相伴到老

11 月 2010每月彙整

致爱女晓(2010-10-28)

今天是10月28日,从来不相信迷信的爸爸为了你带着我和昕昕姐姐爬山涉水地去求了仙。仙姑给了你爸爸灵药,你爸爸为了你什么都愿意去做,你能感受到吗?我的孩子,QQ群里的SOS,引来了许多关心你的叔叔阿姨,今天协和医院的主任也来给你会诊了。下午我们透过玻璃看见你的眼睛是睁开着的,虽然嘴里插着管子,手上打着点滴,可你的眼神还是灵动的。你透过玻璃看到我们,露出哭泣的表情,你的眼里有泪,你开始挣扎那些束缚。我们让你太激动了,这样对你的病情不好。我把你的父亲拉到你视线无法接触到的地方,蓦然发现你从来不曾哭泣过的父亲早已泪流满面。心中不忧一痛,本来该笑的妈妈也不禁泪失衣襟。晓啊!哪天妈妈,爸爸才能不隔着玻璃,能够触摸到你?哪天你年迈的外婆才能破涕为笑?晓,你一定要努力康复,回到我们家里来吧。

致爱女晓(2010-10-27夜)

现在是10月27日晚上,晓你的父亲就在病房外守候着,你能听见吗?你能感应到吗?你爸爸透过厚厚的玻璃,在呼唤你小乖乖呢!你不是最喜欢爸爸叫你小乖乖了吗?你总是笑着说:“爸爸我是你的小女儿,我好想你哦!你快回来吧?你总是和妈妈抢镜头,抢爸爸。晓现在爸爸妈妈都好想拥抱你啊!爸爸看完你就去福清把昕昕姐姐接回来了,你爸爸说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要一家人在一起。

致爱女晓(2010-10-27)

今天是10月27日,晓入院第五天。一早医生就把守了一夜的我叫去了。凌晨时你的状况又不好了,胃开始出血,已停止注射牛奶。呼吸器的状态也不稳定。你爸爸正在赶往这里的路上,妈妈的心真的好痛。如果能够代替,妈妈宁愿躺在那里的人是自己。妈妈现在能做的只有尽所有能力救你。联系了上海的医生,要明天夜里才能赶到。晓你一定要坚持哦,新昌的多多阿姨每天都为你烧香祈福,还有好多好多知道你的人,都在担心你,为你向上天祷告,我的晓快醒来吧!

致爱女晓(2010-10-26)

今天是10月26日,晓入院已经整整四天了,情况依然一样。一早把昕送去福清的幼儿园,到公司赶完工作,就飞快地往医院赶。回来的路似乎比往常长了一倍,多想回到福州医生能告诉我晓有所好转。昨天医院已经派过当院最好的两位专家,依然无望。你纤弱的生命依靠着那几根细细的塑料管。医生说你缺少营养,开始为你往胃里注射牛奶。下午四点半,终于透过窗户看见我的小胖胖了。脸色比前些天有所好转。你的头侧着,妈妈和外婆看见你眼角有泪落下,你感应到我们了吗?一定是这样的,医生说你有时会有痛感,所以你流泪。可是总体上还是没有知觉的。上天啊!为什么要这样折磨一个小小的生命?晚上六点你父亲来电话了,想了好多天要和你父亲说的话,却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唯一能告诉你的就是,最爱你的父亲明天中午就能赶到福州了,他一定能够救回你,晓一定要坚持啊!

致爱女晓(2010-10-25)

今天是10月25日,晓你已经昏迷了整整三天了,你能否听见妈妈和外婆的呼唤啊?宝贝快点醒来吧!一连下了三天的雨,老天爷啊,你既然为我们流泪,为什么不仁慈点把晓晓唤醒呢?嫁给福州人,把你们带到这座城市都是妈妈的选择,可是妈妈真得很后悔。如果两年前,我们没有来到这里或许现在就没有这样的悲哀,没有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孤独。医生说你转不了院,即使妈妈联系了最好的医院,最权威的医生。
我们来到这里,本以为你的父亲祖籍在这里,血亲至亲都在这里,这里有你的根。可是不然,人情纸薄,只有患难才能见真情。这些日子,除了娟姑姑,栋姑父之外,没有人来帮我们。你住入重危病房的第二天一早,你奶奶明知你还在抢救,已经注射了强心针,却还是打扮地漂漂亮亮提着行李出门旅行了。妈妈从来都没有见过世上竟然有这么无情的女人,她也曾为人母,怎能这样对待自己的亲孙女?明天,妈妈就要把昕昕姐姐寄养到福清的同事家里了,昕昕姐姐一直在哭,但是她说她会乖乖听阿姨的话,妈妈外婆快点把妹妹带回来吧!你们是手足,是骨肉之情,姐姐看见妈妈哭了,就会把你的相片拿给妈妈,说妈妈你看晓晓啊,你看见晓晓就不哭了。可是昕昕姐姐也才只有四岁,也是离不开妈妈的年纪啊!晓,我的宝贝,妈妈求求你,快醒来吧!

致爱女晓(2010-10-24)

今天是10月24日,晓还是没有渡过危险期的报告,依然是机器维持着你的生命。至今我没有把你的事告诉你父亲,你是他最宝贝的小女儿,他有权利知道,应该和我们一起守护你日日夜夜。原谅我女儿,你父亲有高血压,他承受不了这个打击。你父亲再过几天就要去西安演讲了,我不能因为你的事而使他的努力付之东流。可我是这么自私,我怎么能让你得不到父亲的祝福与守护呢?我笑着接你父亲一个又一个的电话,接完了,我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晓快醒来吧,妈妈求求你了,妈妈不能没有你啊!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除了外婆,娟姑姑,栋姑父,妈妈已无依靠。外婆垂垂老矣,她守不住每天那么多时间。昕昕姐姐也要人带,而且昕昕姐姐也染上了急性支气管炎。妈妈求求你了,快醒来吧!我的晓,我可爱的小胖胖。

致爱女晓(2010-10-23夜)

现在是2010年10月23日晚上,妈妈终于透过玻璃看见你了。你穿着粉红色的病衣,图案是你喜欢的喜羊羊,可是你不知道。你的全身插满了管子,医生说你没有知觉,没有呼吸,你的生命靠机器在维持着,急性哮喘和双侧肺炎在短短三个小时内吞噬着你小小的身体,内脏极度缺氧,胃已经出血了。妈妈进病房的时候还担心你看见我们会不会闹着要回家。可是妈妈的顾虑是根本的妄想。你的眼睛闭着,外婆说你可以用心灵感应到我们,宝贝你会吗?妈妈想你会的,一定要坚强地活下来。再过几天你就两岁半了。妈妈在你两个月的时候把你带到福州,现在妈妈只求能够把你平平安安地带离这里。

致爱女晓(2010-10-23)

现在是2010年10月23日下午。妈妈不知道这24小时是怎样渡过的,这是我有生以来时间过得最慢的日子,比姐姐和你出生的时候更漫长更疼痛。这种痛不是切肤,而是锥心刺骨,已无任何反抗的承受之痛。
你被医生抱进重症医学科那道门时,你牢牢地拉住外婆,无力地哭着叫“外婆,外婆”。你没有叫妈妈,妈妈心疼,但是妈妈不怪你,是妈妈自己一直以来没有好好照顾你,总让你跟着外婆。妈妈总以为,只要工作赚钱,给你们过上舒适的日子就是妈妈的责任。每天晚上,妈妈忙于学习,上网,看书,没有在睡前给你唱一首歌讲一个故事,甚至没有给你临睡的亲吻,多么不合格的母亲!搵心自问这样的人怎为人母?上天把如此美好的你给了我和你父亲,可我却如此不知珍惜,真想自己给自己一个耳光!
宝贝,你进了那扇门,妈妈哭了,那时候妈妈对自己说宝贝会好的,一定会好的。一个小时后医生给妈妈打电话说你完全没有知觉了,心肺衰竭,注射了强心针。妈妈心碎了,拖着鞋子在大雨的街上狂奔。妈妈在医院里只能流着眼泪求医生,花再多的钱也要把你救回来。妈妈不能没有你,上天既然把你赐给了我们,就不应该再要回去,你是我们的,妈妈生命的一部分。
到现在妈妈终于明白,事业,金钱有什么重要呢?你们才是我最重要的。钱只是一张纸而已,散尽了,还能再来,你们是无价的。妈妈生平没有做过坏事,也没有什么奢求,现在却要向所有的神灵祈求,求他们把你完好的还给我。
宝贝,妈妈知道你一个人在监护病房与病魔搏斗,妈妈的呼唤声,你听见了吗?你放心,妈妈会一直守在病房外面,你一定能回到妈妈的怀中。
神啊!请你保佑我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