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愿岁月静好,与君相伴到老

三月 2012每月彙整

昕的幼儿园毕业典礼

早晨昕很早就起床了,自己穿戴整齐,我给她梳了头发。吃完早饭,再带上晓,就坐着大白兔的自行车去幼儿园参加毕业典礼。昕的脚还没有痊愈,但是一拐一拐地努力地配合上老师和同学的脚步。孩子们端正地坐在台上,伴随着音乐站起来,先向家长们敬礼,然后再向老师们敬礼。此后由园长说话,园长的话很简单,第一祝贺孩子们顺利毕业,在幼儿园的日子里,大家认真学习,积极参加各项体育活动,交了很多朋友,希望孩子们上了小学仍然象在幼儿园里一样好好学习,多交朋友。其次就是感谢家长们这些年来对老师们工作的配合。一直到结束都没有标榜自己幼儿园的只字片语,和国内的毕业典礼截然不同。所有孩子们的家长凑钱给学校敬赠的纪念品是孩子们平时用的皮球等。送给班主任的,是放着老师和孩子们合影的像框。当时老师和很多家长,孩子都哭了。是啊!一起度过了那么多日子,想到明天就见不了面了,不免伤感。昕和我都没有哭,毕竟在日本幼儿园才呆了一年。对她来说小学生的生活更充满诱惑。不过回家的时候,她还是紧紧地抱住了担任老师。
昕都要上小学了,转眼间整整过了六年,在我的脑海里还常常出现她婴儿时的样子。不知不觉中,孩子大了,我们也老了。好可怕!不想了。

昕韧带扭伤

周一,昕在跳舞前一个人练习时不小心扭伤了脚,爸爸用自行车载宝贝去了附近的整骨院治疗。一进门,就有一个年轻的医师来询问了情况。然后让昕躺在病床上,用手摸着各处,问疼不疼,好一阵子后,告诉我们不用担心,骨头没有问题就是扭伤了韧带。然后给昕进行了冷敷,通电的物理治疗,药油按摩,贴上药膏,绷带固定,治疗花了1个小时。此后叮嘱了我们回家要注意的事项。预约了周二的治疗时间。由于初诊花了590日元,相当于48元人民币,当然用发票是可以去市政府报销的。
路上想,日本的诊疗方法真是奇怪,都不用拍片就知道没有骨折啊!细想一下不禁莞尔,在X光还没有发明之前,不就是靠医者的触摸闻问来判断伤情的吗?特别是我们的中医更是此中高手。曾几何时,我们的医生变得如此依赖装置,而淡忘了原来应有的手艺。2010年我妈在福州摔伤了腰,又是拍片,又是验尿,又是验血,可说大小检查一一来过,不仅是病人,连家人都连着受罪,第一次就花了600元。结果又吃伤药,又涂药酒,又贴药膏,又绑腰在床上吃喝拉撒躺了近两个月。现在昕在家里又没吃药,没贴药的能行吗?
周二,给昕请了假,昕仍不能走动,带去看,肿比昨天消了一点,依然是冷敷,电疗,药油按摩,贴药膏,固定绷带,这次花了250日元,约20元人民币。
周三昕还是不能走动,治疗改为热敷,电疗,药油按摩,贴药膏,固定绷带,这次花了200日元,约16元人民币。我有些着急,昕这样的状况,如何去参加周四的幼儿园毕业式呢?这时医师对昕说,你是个勇敢的孩子,你看到这三天你再痛也没有哭过。你妈妈说,你明天要去参加幼儿园的毕业式,你一定很想和别的小朋友一起站到台上去领毕业证书,所以从现在开始你要练习走路,慢慢地,开始会有点痛,但不要害怕,那只是因为你这几天没有动脚的缘故。只要不害怕,你一定会走地和以前一样好的。
听了医师的话,昕在回家的路上竟然执意要自己慢慢地走回家。一段路走了好久,到家的时候,昕竟然对我说妈妈能走路真是一件快乐的事情。原来医生不仅能治疗伤势,还能治疗人的心灵。一个才6岁的孩子就会有这样的感触,相信她以后一定会更珍惜自己的生命和身体。当然我想医师如果听见昕这样的话一定也会高兴的,因为他不仅治好了昕的伤,而且还告诉了孩子一个很重要的生命的意义。

转眼一年

日本东北大震灾已经过去整整一年了,今天下午2点46分和孩子们在家附近的超市里一起参加了默哀追悼活动。回想起一年前的今天,不由惊魂未定,耳边仿佛还能听见晓惊慌失措的哭声。于是我问昕,还记得去年今天发生了什么事吗?昕有点茫然,我说还记得海啸吗?昕说记得,好可怕!并问我还会有海啸吗?我说还会,人类对于自然来说是如此渺小,即便建起了高高的堤坝,有时也会无济于事的。然而人类却是坚忍不拔的,因此数万年来,进化存活至今。日本位于地壳多变的板块之间,与地震结下了不解之缘,然而即便如此,日本人的勤勉使其建设起了这样一个先进的国家,不得不折服于这样一个民族。转眼一年,福岛核电站依然没有处理妥当,远离故土避难的人们今天也面对家乡默哀悼念。但愿一切能尽快解决,尘埃落定。

雪霁

雪后初晴,气温也回升到了10度以上。正好幼儿园也放假,孩子们吵着一起去玩雪。于是三个人在家门口做了一个小雪人,用来迎接大白兔回家。打了雪仗,我是不亦乐乎,可是害的晓哭了。妈妈检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