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愿岁月静好,与君相伴到老

四月 2012每月彙整

此处通行禁止

IMG_1174         IMG_1175

去昕的小学参加母亲学级,发现小学门前的路上,道旁都有明显的标志,写明这条路从早上七点半到八点半由于孩子们上学一律禁止车辆通行。于是感动中!这对孩子们的保护啊比得上国内对领导的保护了,真让做爸妈的放心。记得去年在融汇遇上领导来福州,整条路上枯萎的花被拔了重新栽种,而且交通戒严,为了迎接领导我们被堵在那将近1个多小时。领导多伟大啊,前后警车中间一辆外国小车,挺替纳税人不值的。在日本还一次都没见过呢。

幸福的狗狗

带着宝宝们去公园玩的时候总能看见好多老人带着可爱的狗狗出来散步聊天。他们往往提着一个狗狗专用包,跟在狗狗背后走。小狗狗总爱在一块地方嗅嗅,然后撇腿,小便或者大便。主人等爱犬方便完了,就会拿着卫生纸帮它搽干净屁屁,如果是大便的话,主人会用报纸拾起来装在一个专门的塑料袋里带回家处理。所以在日本你可以看见很多狗狗,但是路上不会看见狗狗的排泄物。

这和我们国内差很多,融汇有好多养狗的,明明自己的院子很大,却爱把狗放出来自由奔跑,都不栓绳子,好几次狗狗追着昕跑,把昕吓哭了。至今昕都看见狗狗有莫名的恐惧,即使再可爱的狗都要躲得远远地走。然后狗狗的大便就大大咧咧地躺在小区的路中央,有车碾过就沾车轮上到处留芳,还好小区的保洁员每过一段时间都要清扫否则和农村没两样了。

IMG_1055

公园里张贴了狗狗集体注射狂犬疫苗的宣传画,写明了即使没有登录的小狗也能接受疫苗,看看,狂犬病就是这样消失的。要是在国内,没有登录的小狗一被发现就会被惨无人道地绑走,沦为试验品,好品种的被转卖,因此无证狗很难接受狂犬疫苗,也增加了狂犬病的发生概率。

先进国家大都很尊重动物,推崇人类与动物的平等生存机遇,以求自然界的生态平衡。至于发展中国家还是先学会如何尊重人吧,要不分贫贱,地位高低,在社会道德,法律和公共处事上做到相对的平等。

排着队伍去上学

 

IMG_1051   IMG_1052 

昕上学已大半个月了,逐渐习惯了现在有规律的生活。早晨7点起床,虽然是闭着眼睛让我给她穿衣服,比上幼儿园睡懒觉好多了。起床后妈妈给她刷牙,洗脸,梳头发。早饭是面包牛奶,或者麦片,热巧克力,香蕉,比偶小时候幸福多了!偶小时候除了泡饭就是泡饭。由于集合上学的地点就在家门口,于是昕总是先开门看见有小朋友来了,再背着书包戴着小帽出门。之间空闲的时间,如果天晴就在家门口跳绳,拍皮球,练习跳舞,如果下雨就在家里看书,还有就是帮妈妈扔垃圾。

日本的学校是无需家长接送的,学校有规定的通学路,孩子们必须按照规定的路线排成一排行走,在十字路口有专门负责孩子们过马路的警察。注意是警察哦,不是交通协管员,可见国家对孩子们的重视。昕上学去的小组一共有6个小朋友,都住在同一个地块,各个年级都有,站在最前面的是6年级的女孩为小组长,最后面的是5年级的男孩为副组长。每个孩子都非常遵守纪律,大孩子也非常照顾小孩子,可见日本人的团结是从孩提时代就开始培养了。每个孩子的书包上都装有报警器,一遇见感觉危险的情况就可以拉响,同时上学路上的路边住宅,很多都贴着儿童110的标签,也就是孩子们如果觉得危险了可以逃进贴有标签的家里求救。

昕在学校吃完午饭,大约1点半回家,回家则是和同年级的孩子按照住的区域组成下学组,一个接一个排着队回家。当然下学的每个十字路口又站上了执勤的警察。感觉在日本非常安心,很少担心孩子的安全,似乎他们是举全社会之力保护着孩子,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孩子才是一个国家的将来。孩子得到保障就是保障了自己国家的将来。

IMG_1054

昕说学校里的午饭非常好吃,看了餐单大致是一荤一素一汤,主食,水果,牛奶。过一阵参观,看了以后再上。

昕上小学了

4月樱花烂漫,我的昕背着书包步入了小学的大门。看着孩子的背影,仿佛回到了自己小时候。那时候的我穿着白衬衣蓝裤子,背着可笑的军用书包,不觉莞尔,一晃那么多年就从指缝间滑过了。昕的眼里充满了期待和兴奋,她对我说妈妈好开心哦,我好喜欢学习。这点可能是因为大白兔的基因,因为我清楚的记得自己小时候不是很爱学习,还经常装病逃课。不过现在想想真后悔啊!当时如果好好念书的话……不过现在也挺好的,身边有大白兔还有孩子们,人生可以说无憾了!希望昕对学习,对学校的兴趣不是一时的。就象我小时候,每次开学,总对自己说,这个学期一定要努力了,结果每次都是虎头蛇尾,有始无终。日本的开学式好隆重!不过不太喜欢那首国歌,感觉有点像中国的哀乐。不过还是得赞一下,日本各界对孩子们,对教育的关注不是中国可以比的。

P1160553  P1160571

P1160554 P1160577

P1160583 P1160589 P1160597

清明–望乡

转眼清明,每天沉迷于和孩子们的嬉闹中的我偶尔也会有淡淡的愁绪。千里之外的故里,一定已处于踏青扫墓的拥挤繁忙中。母亲是否早早折了锡箔元宝,准备了干点瓜果和亲戚们一起去郊外祭祖。于是拨通家里的电话,果不其然,母亲说明天和舅舅,弟弟一起去给外祖母扫墓。想想我已有十二年没有给外祖母去扫墓了,真是有愧于外祖母那么多年的照顾之恩。外祖母的墓本来一直在浦东,由于市政建设,当地要修建道路因此让我们迁墓。于是前年我出钱在远郊置了一块墓地,母亲说怕百年之后无孝子贤孙,所以让我一并给她购置了,图个安心。看样子母亲还是比较有投资头脑的,果不其然国内墓地价格飞升。但是即使如此,还是很难保证说不定何时又有何事,祖坟不保。毕竟国内的土地都是国家的。算了,到时再说,现在杞人忧天也无济于事。
虽十二年未曾在外祖母坟前祭拜进香,但与外祖母在一起儿时的光景时有在梦中出现。我也常与孩子们说起我小时候和外婆的事情。只不知已在他界的外婆能否原谅我这个她一手带大的不孝子孙。能否谅解我漂泊多年的苦楚与无奈。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冈。
东京今夜风狂雨骤,犹如我的思绪凌乱不堪,仅以此文,敬故土先祖于清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