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愿岁月静好,与君相伴到老

5 月 2013每月彙整

2013-05-18-产房出来

抱了一会儿宝宝,护士就将她带到婴儿室去了,这是主治大夫已经做好了胎盘等的术后处理。因为局部麻醉所以没什么感觉。大夫说这次生产,完全是靠我自己的努力,没有侧切,前两个宝宝都有侧切。因为产道急速扩张,造成了撕裂,因此缝了两针,很快就会复原。因为仍有大出血的可能,因为给我挂子宫收缩和止血的点滴。大致在产房休息了两个多小时,助产士用热毛巾帮我搽了身体,换了自己的睡衣后,用轮椅送我去病室。到外面,发现老公,带着大宝和二宝已经来了,正在新生儿室的玻璃窗外看三宝呢。三宝被剥光了,放在温箱里,哇哇大哭。在外面是听不见声音的,可是她爸爸的表情真是痛苦,一直说”一定是饿了,怎么不喂她吃东西呢?“看样子再有知识的大男人也会有思想混乱的一面,哪有刚出生就喂奶的,宝宝第一口吃的应该是某种预防小儿麻痹症的糖浆。妈妈无语啊!

2013-05-18-下午

吃完午饭,大概是12点26分,忽然感觉肚子一阵一阵隐隐痛起来,潜意识里觉得这就是期盼已久的阵痛了。赶紧通过脸谱网站给老公留言。因为产院下午两点才可以开始探望,所以老公也只能给我加油的电邮。赶紧按铃叫来助产士,助产士仔细地帮我检查了一下,的确是要出产的征兆了。产道开到四公分,本来上位破水,现在低位也开始破水,但卵膜依然完好。按照一般的进行方式,产道开到十公分出产估计还要好几个小时。她让我在阵痛来时,通过控制呼吸来渡过,等平复时修养生息。于是按照她所教地尽量调节自己的呼吸频率,可是阵痛一阵紧于一阵,终于忍不住痛呼出声。下午1点多,产道开到六公分,助产士说可能还要一个多小时。可是感觉不是这样的,我对她疾呼“不对,不对,马上就要出来了,快让大夫来啊!”她愣了一下,干净呼叫我的主治大夫。后来想想日本的助产士还真听患者的话,让她叫大夫她就叫了。
阵痛测定仪器的数字,从最初的30跳到50,然后60,70,80 快速攀升。助产士也傻眼了,这数字的提升速度太快,我的呼吸开始迷乱起来。她赶紧用手帮我抵住产门,减缓痛楚。这是,主治大夫,带着另外一个助产士,小儿科的大夫都已经到场,所有手术灯打开。
下午1点23分,阵痛测定仪器的数字跳到100,仅仅20分钟产道从六公分开到了十公分。
我想用力快点结束这场生产,助产士大呼放松,放松,千万别用力。看见头了,看见小脸了,放松放松,肩膀就要出来了。时间似乎在这时停顿了,我听见了一声响亮的哭声。我的三宝终于平安地来到了这个世界上。
我从疼痛中清醒过来,问了主治大夫第一句话“医生,是不是催生剂太厉害了,会不会对宝宝有害啊?”他笑着答复道“十一点半才开始打的点滴,药效没有那么快。那是你自然地阵痛,是你用自己的力量生出来的孩子。现在儿科医生在给宝宝检查,等一下就给你抱。这是我这周接生到哭声最响亮的孩子。”
谢天谢地,宝宝健康就好,健康比什么都好。
助产士将清洗好的宝贝抱了过来,一个好小好小的女孩子,浑身的皮肤红红的,就象一只被剥了皮的小猴子。“真丑啊!”我心里不由念叨。不过想想,前两个刚生下来时也就是那样,算了算了,亲生的,母不嫌女丑嘛,先抱抱再说。

2013-05-18-上午

5月18日早晨八点护士送来早餐面包,牛奶,色拉,吃完后依然没有阵痛,产房里总算安静下来躺着又睡了。十点,我的主治大夫过来巡房,从破水起已经过了整整十五个小时,依然没有分娩的征兆,产道也只是开了三公分。主治大夫说这样在等下去会造成细菌感染的概率很大,而且如果羊水流光的话,产道会缺少润滑,造成孩子顺产的难度。所以主治大夫建议注射催生药物。关于催生药物,我和老公都在网上有过调查,如果使用不当很容易造成子宫破裂,大出血,也有可能会导致胎儿缺氧,产后感染,产道裂伤,胎儿宫内急性缺氧等。我将担心和主治大夫说了,大夫微笑道那是因为使用不当,比如一下子用了大剂量。如果有专门家使用是非常安全的,比如这家产院所使用的点滴都是电子控制计量的,因此只要在机器内指定点滴输出的计量就不会造成人工输液的手动计量无可控状况。和老公通了电话,决定接受大夫的建议,使用催生药物。
十一点,助产士和大夫准备好一切,我被推进了产房在腹部上安上阵痛测定仪器,然后先掉了一小袋抗生素后,十一点半开始打催生的点滴。打了点滴肚子里都是水,就想上厕所,每次助产士都仔细地帮我检查后,才扶着我去如厕。据说很多产妇想上厕所就是要分娩的前兆,难怪有婴儿诞生在厕所里的传说。

2013-05-17

5月14日的产检,回来有点见红,担心就要生了,14可不是一个好数字,怎么都要忍过这天。于是躺在床上静养。安全地度过了14,15,16日。看样子应该没有问题了,这三宝一定也能挨到预产日。于是偶开始大意了,是不是孕妇都特别嘴馋?17日下午突然非常想吃甜甜圈和芒果布丁牛奶,就带着大宝和二宝晃晃悠悠地出门去家附近的甜甜圈店解馋。吃完后,打电话给老公,说去附近超市购物,让他来帮忙提东西。不久我们购物好,回到家里。我就开始忙着做晚饭,做着做着感觉不对了,觉得有热热的东西流了出来。平时因为肚子大,宝宝压迫膀胱,时有打个喷嚏就会有尿漏出的感觉。可是这次是完全不一样的,是不是羊水破了,我开始担心起来。但是这种感觉又是断断续续的,似有若无。
因为前两个孩子都是先有阵痛然后在分娩时破水的,所以这次觉得有点迷茫。吃完晚饭,开始看妈妈学级的书,在前期破水篇找到了区分羊水和尿的办法。就是羊水是温热的,没有尿的氨臭味道,而是带有一点腥气。尿如果用力可以屏住,然而羊水即使用力也无济于事。基于这两点,我感觉到自己是破水了,虽然只是一点点,但是一破水,婴儿和外界就有了连接,而不是本来的无菌环境,很容易造成婴儿的细菌感染。
赶紧给预约好的产院打电话,医生让立即带着住院的行李去医院,如果确定是羊水破了的话必须立即住院,使用抗菌药以免婴儿感染。如果不是则可以回家待产。
于是关照好大宝和二宝,在家里洗完澡后到九点就自觉上床睡觉。老公提着行李扶着我出了家门。上两次的产院都离家挺近的,可以步行去。这次因为搬到老公学校附近,产院距离电车一站的路程,老公说打的过去。我说反正肚子不疼,也就一点点破水应该没有问题,所以还是坐电车吧。
到了医院后,验了尿,量了血压,称了体重,我的天啊!六十公斤了,极限啊!
然后进了分娩室,医生用试纸测出果然是破水了。羊水是呈碱性的,所以可以根据试纸的变色来测出。
老公签了入院承诺书,我在助产士的帮助下换好了衣服,开始打抗生素的点滴。
老公被医生赶回家了,因为事先没有预约陪产。绝对不让他看见自己难看的一面,那鲜血淋漓的场面,和自己声嘶力竭的丑态。前两个孩子也没有让他陪伴所以这次也不要。
老公无奈地回家了,毕竟还有两个孩子需要他的照顾。
好在我的IPHONE5可以自由上网大派用处。于是一边打点滴,一边和他聊天。
医生说在破水24个小时内就会有阵痛,由于今晚病房都住满了,所以吊完点滴后就安排住在了分娩室对面的待产室。
一夜无眠,这一夜一共有四个孩子在医院诞生,每隔一阵都会听见产妇地呼痛声和婴儿呱呱坠地的大哭声,心里的恐惧膨胀再膨胀,可是这一夜没有阵痛,没有任何预兆,羊水还是少量少量地在流出。
5月17日就这样过去了,迎来了5月18日的黎明。

2013-05-16

进入三十九周,分娩已在眼前,最近的产检,孩子已经有3300克了,完全超过了前两个孩子出生时的体重。有点害怕到了40周时不知成为怎样的巨型婴儿,头部已经完全在下面,B超的屏幕变得满满,再也拍摄不出完整的体态样貌。于是每天起床都会想,会不会是今天呢?期待和恐惧同时充斥在脑海,虽然已经有了两次的经验,可是每次依然都会象初次那样紧张。

2013-05-01

4月15日进入产休,从大阪回到了东京。日本的产休规定为产前6周,产后8周。
没有工作的每一天,发现自己就像一头小猪,吃了睡,睡了吃,最多带孩子们逛街,逛街干什么呢还是买好吃的和孩子们一起吃。午后的阳光透过咖啡馆的玻璃,照得人浑身犯懒,孩子们吃着喜欢的甜甜圈和冰淇凌。看着她们真幸福,可以想象等她们长大了依然一起去逛街,购物,喝下午茶,母女们可以无话不说无事不谈。

孕妇检查变成每周一次,可怕的验血依然进行,医生被我搞糊涂了,乙肝的定性左右摇摆。最后决定,无论有没有带病毒都给孩子注射乙肝的预防针,当然这是全免费的。日本就是这点好只要是孩子,医疗一分钱都不要。填写了脐带血银行的申请书。孩子脐带处的那点血,会被冷冻起来,据说这是救治白血病患者的特效药,与其废弃,不如做点好事,给宝宝积点德。前两个孩子的也都提供给了需要救治的病人。

早晨看新闻,新的禽流感被列入了日本的流行性疾病,如被检测确定国家将强制医疗住院,听着有点强人所难,但这意味着医疗费用全部由国家负担,看来是未雨绸缪,毕竟台湾有了,日本也不远了。

上个新B超,小脸真胖,不过侧面照,医生说她是个高鼻子的小美女。今天怎么图片传不上,过了长假再传

xinma2013009

2013-04-07

可能是生活环境所迫,不过我的两个孩子特别懂事还能帮大人做很多事。我们去上班的时候,请社区的服务人员把第二个孩子(4岁幼儿园接回家),大孩子(7岁小学一年级)她自己带钥匙每天放学和同学一起排队回家自己开门。社区服务人员等大的回家后就离开了。她们两个就一起写作业,每天可以上网半小时,大宝写博客,小宝就用软件画画,或者通过youtube看AKB的表演,或者通过SKYPE和国内的外婆视频。到了时间都会关机,然后一起听音乐跳舞。爸爸回来后做饭,大宝是负责盛饭的,小宝负责分发筷子盘子,吃完后两个小家伙收桌子,爸爸负责洗碗。晚上爸爸洗衣服,两个小家伙负责叠干净的衣服然后放到各自的柜子里。每周两次打扫除,爸爸负责吸尘,孩子们负责擦地板,每人三块地方还抢着干。垃圾由大宝每天上学前丢去。我现在是重点保护对象,即使回家也不做什么事,只干点针线活,帮她们缝东西,做小抹布等(学校用的)。孩子们两个一起洗澡,互相帮忙洗头,自己的事情都是自立的,即使四岁的小宝也不需要人帮忙,姐姐会帮妹妹梳辫子,绑蝴蝶结。小宝的做的题,大宝负责批改教习,大宝则由爸爸负责批改教习。她们比我小时候棒多了,深感日本教育的优越性每个孩子都是独立的个体。
大宝的梦想是将来能成为AKB的一员,最想去的学校是东京大学,所以现在努力学习跳舞,学习也非常积极。
小宝的梦想是将来能成为一个医生,照顾最爱的妈妈和爸爸。(小宝可能是因为两岁时在福州得了肺炎住了一个月儿童医院ICU的那段经历记忆特别深刻。幼儿园的老师都奇怪只是个三岁的孩子,别的孩子都说要做公主,开蛋糕店,甜品店,花店,只有我的孩子从头到尾很认真地说长大要做一个医生。)
太爱她们了,她们真得很棒。

2013-04-02

上周去检查,又抽血了,这要生个孩子得流多少血啊。
依然尿检,体重,血压,B超,验血。
花了6000日元,约450人民币。
问医生,我这么大年纪了会不会生个低能儿啊?
医生大笑说B超可以检查身体上有否残缺,羊水检测可以看是否染有唐式症,
但是智力这一项要到孩子2-3岁的语言等发育状况才知道,现在的科学领域还无法言明。
老公说我太多心了,前两个宝宝那么好应该没事,不过还是担心。

2013-04-03

上周去检查,又抽血了,这要生个孩子得流多少血啊。
依然尿检,体重,血压,B超,验血。
花了6000日元,约450人民币。
问医生,我这么大年纪了会不会生个低能儿啊?
医生大笑说B超可以检查身体上有否残缺,羊水检测可以看是否染有唐式症,
但是智力这一项要到孩子2-3岁的语言等发育状况才知道,现在的科学领域还无法言明。
老公说我太多心了,前两个宝宝那么好应该没事,不过还是担心。

2013-03-20

阴雨的假日,没有家人相伴的假日,只能一个人窝在家里睡懒猫觉。浏览一下网站,多是生完孩子抱怨成为黄脸婆,丈夫找小三的帖子,不由感叹女人青春的短暂来。所幸自己所处的环境,有属于自己的事业,有爱着我和我爱着的家人,周围一起工作的多有四十以上已婚未婚的女子,但是各个都充满了自信,每天都把自己装扮地整整齐齐。或许在时装业界的女人特别爱护自己,特别注重外表。
本周四起持续一周的东京时装秀就要开始,我们公司作为赞助商与奔驰公司携手推出香车美装的演绎。拿着请帖,昕妈心绪翻滚同事们都在讨论穿怎样的礼服出席,偶看着自己的大肚子,今年还是放弃吧。
39岁大肚猫,觉不放弃自己对美丽的追求。再坚持两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