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愿岁月静好,与君相伴到老

关于我

嘿!你好,欢迎你光临我的个人网站。

先自我介绍一下。

我是童童,在从出生到目前的这段日子里,有人叫我宝贝,有人叫我妹妹,有人叫我虹虹,有人叫我猫咪,到了30岁漂泊到日本的时候总算固定下来一个昵称,在日本的朋友和此后的中国朋友都叫我童童,因为上野动物园曾经有只熊猫也叫童童。很高兴有一个国宝级的昵称,所以你也可以叫我童童。当然我的大白兔一直是叫我猫咪的,对不起这个昵称我只留给大白兔。

我的出生地是中国的上海,现在大家都叫那里魔都。其实在我的记忆中并不是这样的,我还记得那些大大小小的弄堂,最高的那栋楼是国际饭店。小时候每次去南京路站在国际饭店下面都会大惊小怪的叫好高啊!那时候上海的天好蓝哦,夏日的晚上在弄堂里搭个竹躺椅可以抬头观望满天的星光。谁家的卡士录音机播放着邓丽君的歌曲,那时候属于靡靡之音。可以整夜不关门,可以整夜听邻居的老人讲鬼怪故事。我想你会羡慕我拥有的那个年代的上海。

我的祖籍是浙江宁波,虽然我是土生土长的上海妞,但是我承认追溯到三代以上,我还是属于新生级的上海人。我的爷爷在十几岁时从宁波的山里来到了上海。骄傲的提一下,我的故乡宁波鄞县童村和蒋介石的故乡奉化隔了几个山头。再提一个我爷爷的名字叫童第存,好吧,可能你想起来了那个在小学课文里出现的世界上第一个成功剥青蛙卵的科学家童第周。猜对了!但是没有糖给你吃,我们确实是本家。可惜我爷爷没有好好念书只是一个小裁缝,但据说在族里辈分很大地位中等,属于住在半山腰上的那种级别。

我的诞生日,丁卯年的正月,下雪天,不要以为因为下雪天生的所以我名字里才有个雪字,我们家还没有那么浪漫和有文化。因为轮到我那辈中间都有个雪字,也别妄想起这个名字是希望我的人生如七色彩虹般斑斓美丽,只是因为我出生在上海市虹口医院。

我在上海上了幼儿园(闸北区大统路幼儿园),小学(闸北区第一中心小学,杨浦区二联小学),中学(上海市双阳中学),高中(上海市新安职业技术学校),好了是校友的请给个留言,我也关心你一下。

走上社会那年我十九岁,至于工作过的单位就不好意思说了,透露一下第一次拿到手的工资是800元人民币(国企)。在工作了三年后因为我的年轻气盛,在一场与领导的斗气中愤然离开了国企。过了一段浪人生活,之间有几个月我去当过一个小时五元钱工资的收银员,现在想想当时真厉害就为那点钱每天坐好几辆车还要带盒饭,可能之后在对待工作上的韧性都是从那个时候培养出来的。终于幸运之神还是眷顾我的,离开国企半年之后我走进了外资的大门,青春亮丽永远是一件好事啊!因为对面试官的微微一笑,一下子就成了中层有待培养的年轻骨干,摇身一变成白领了!连我妈和小姐妹聊天的时候腰板都会直啊!90年代的外企白领,什么样子你可以想象一下,那绝不是现在外企满天下的年代。在外企勤勤恳恳工作了四年,我离开了中国。

记得那个上海人在东京的电视吗?我成了那群人中的一员,至于如何来到日本,不想说怎么来的,当中情节错综复杂写了可以成一本小说。总之不是偷渡,反正拥有了合法签证就来了。一晃在日本呆了十来年了,换了几次工作,结了婚,生了孩子。每次回到上海都是既陌生又熟悉。每条叫的出名字的路都是似曾相识,现在没有母亲或朋友的陪同,都不敢一个人在上海瞎逛了。年纪越大,胆子也就越小了。之间在福州小住过大概两年光景,因为大白兔是福州人。但是无论在福州或是日本都会给我和大白兔还有孩子们相依为命的感觉。可能上海更亲切一下,朋友多,活动范围广,可是每次想回上海,却又害怕回去,害怕回去了以后会很失望。因为我更喜欢曾经的那个上海,那个属于我童年,少年,青年时代的上海。

嘿,本想简单介绍一下自己的,不觉就洋洋洒洒一大片,如果看花了你的眼,就瞄一下我的相片,不知能否给你养眼。

200531926 G  P1150907 DSCN1175 n0033 DSCF0493  CA260031 060624 1307 01 58 IMG 0771 IMG 1153 IMG 0067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